生活は簡単な幸せの日々^^

Entries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No Tag]

皇帝系列——我心目中唯一的李葳的經典之作篇二

篇一從YY開始不知不覺寫成了聲討司珐尔…
司珐尔是該狠狠的虐一下以示懲罰,不過像某人設定的那種虐心的甚麼華麗麗的全滅果然不適合我這種老人。我不是HD的終極支持者,但是為了飒亞,我也要先否了那個甚麼飒亞死後司珐尔才了解到真相,然後悔恨一生最後在臨死前看到飒亞來接他之類的幻覺的大結局。

我倒有個建議~跟無數彆扭的攻方一樣,當司珐尔認定是飒亞對不起他之後,就開始換着法子折磨飒亞;讓他苟活在世上也是美其名曰:只不過想證明自己不再會受他的影響。當然其實不單是受影響,而是壓根還愛着他…云云。

雖然看得多了未免覺得落於俗套,但在當時甚至現在看來,對獨占欲那麼強烈的司珐尔來說 所能採取的愚蠢行為也就剩下這麼一種…

那麼我的提議就是:飒亞可以在地震中跌落山谷,沒想到山谷底下別有洞天。[喂喂~你當你在寫武俠啊?]雖然命沒丟,但是失去了記忆,從此一個人在山谷里生活;而司珐尔就帶着痛苦悲傷在數次尋找飒亞未果後仍不放棄,遺憾的是,直到他七老八十了還是沒能找到,於是萬念俱灰之下,他決定跳下山谷。可沒想到,在五六十年後居然在這個谷底找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然後兩人抱頭痛哭…請勿翻白眼,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個故事又臭又長而且缺乏美感…

好吧,下面進入正題:


飒亞的存在就像是一個發光体:舉手抬足間不經意地吸引別人的視線。在登上皇位之後,也隨着飒亞的成長,那種與身俱來的帝王風範更是讓追隨他的人折服,對他忠心耿耿…
飒亞的存在也像是一個矛盾体:最最想要生活在自由的空氣下,明明最最討厭皇室身分帶給自己的重重枷鎖,卻偏偏是那個比誰都最最適合皇位的存在。
就像司珐尔説的:飒亞不是能丟下一切遠走高飛的人,即使心中嚮往自由,但他依然面對着艱難的現實不願逃跑。

他的第一次出逃,是在遇到了禧沙之後。可是在享受了僅僅數天那原本就不屬于自己的自由之後,司珐尔找到了他,用禧沙做威脅,逼他回宮。而飒亞也是第一次,從司珐尔口中聽到了他對自己的愛:這是一種瘋狂的即便知道會讓飒亞恨自己卻還是欲罷不能的、一輩子糾纏不清至死方休的愛!這樣的愛讓飒亞感到疲累、窒息,但是既然怎麼都逃不了,那就重新掌握權力,恢復屬于自己的自信張狂,和司珐尔戰到底!

於是就有了接下來的選皇立妃,為了阻止司珐尔和北狄親王的決鬥,飒亞來到了司珐尔的府第。第一次飒亞開始了解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承認其實從過去到現在自己都沒有真正恨過他,甚至是愛他的…
當那些流言蜚語傳入飒亞耳里的時候,他單純地認為只要拉開與司珐尔的距離,就能讓世人將注意力轉到司珐尔對這個西琉所做的貢獻上,讓他得到他應得的尊敬和讚美。

一個是即愛着西琉又愛着司珐尔,根本無法在兩者之間做出選擇,所以拼命要與對方拉開距離的飒亞;一個是絲毫不在意流言蜚語,只在乎飒亞一人,只要他一人,也不容他拒絶,寧可連西琉也拋棄的司珐尔。加上南夷在旁煽風點火,兩個人就這樣産生了嫌隙。愛人之間彼此的懷疑和不信任是最可怕的:司珐尔選擇和南夷聯手;而飒亞失去了皇位失去了可以跳跑的雙足、自由、自尊…甚麼都失去了。

明明是這麼的愛着對方,卻有太多的説不出口。很多時候即便是自己的愛人,如果不誠實的説出來,對方是不會明白的;或者説正因為如此愛着對方,才會如此小心眼吧。
而這兩只偏偏又是一做下決定便是那種整個西琉都要為之震一震的,而且是堅定不移貫徹到底…所以就算是內心再怎麼痛苦,飒亞還是會選擇把司珐尔推開,策反他,但是一句話也不說;而司珐尔也一定會想盡辦法報復,卻無法真正下手結束飒亞的生命。

作者安排那樣的結局,即成全了飒亞,又成全了司珐尔。這對苦命鴛鴦總算是守得云開見明月,我這個懶惰的人也樂見其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No Tag]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